熱門文章
哪一種運動才能真正對抗肌少症?
發表時間: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槓青年,先拿回人生選擇權
發表時間:2018-06-22

自從《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瑪希....

綠色金融新時代 引領永續「金」未來

發表時間:2020-12-07 點閱:408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Micah Hallahan on Unsplash

 

綠色金融在國際上已不是紙上談兵的概念,而是能實際掌握的多元商機,且各類型機構都能利用債券工具進行籌資。金管會新發布的「綠色金融行動方案2.0」,除了更豐富綠色金融的內涵,也宣示綠色金融除了導引減碳資金,更是促進金融穩定的法寶。

 

金融是經濟永續發展的血液,藉由綠色金融的推動,可讓社會中更多的血液和養分導引到永續發展的綠色經濟技術。國際間綠色金融發展已行之有年,早期著重於推動綠色投融資或發展綠色債券,以及鼓勵金融機構簽署遵循自願性綠色投融資準則,引導金融市場支援綠能產業發展。隨著近年氣候變遷惡化以及幾起重大環境災難的發生,國際間為達到巴黎氣候協定之減碳目標及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金融監理機關開始透過政策引導金融業及企業重視氣候變遷相關風險管理及強化資訊揭露,並將範疇擴展至涵蓋ESG面向之永續金融,或從資本市場著手推動SDGs,作為金融發展政策之核心,這也象徵綠色金融進入新的發展階段。

 

 拜登上台  有助推動綠色產業 

 

就產業發展觀察,除了歐盟原本就非常重視綠能發展,一般預料拜登(Joe Biden)在2021年宣誓就任美國總統後,可能發布行政命令,一改川普(Donald Trump)之前對於燃料效率標準與溫室氣體排放限制的修改,並宣布重返巴黎氣候公約。其次,拜登也可能透過政府相關部會組織,針對各項補助款設定氣候變遷相關的審核標準。凡此種種,都被視為有助於綠色產業的推動,也引導部分綠色概念股股價上揚。

 

此外,國際大廠早已陸續設下供應鏈百分之百綠電規範,台灣若無法有效發展綠電來源,恐衝擊國內相關產業國際競爭力。足見發展綠色能源不僅是單純的能源轉型或環境保護議題,也是台灣出口產業是否持續具備國際競爭力生存議題。因此,綠色或永續金融的議題,不僅與環境保護或金融發展有關,更攸關國家整體形象與產業國際競爭力。

 

就國內政策面觀察,金管會早在2017年擬具「綠色金融行動方案」並經行政院核定,具體推動內容包括授信、投資、資本市場籌資、人才培育、促進綠色金融商品或服務深化發展、資訊揭露、推廣綠色永續理念等7個面向,經過2年多的努力,已獲致不少成果。

 

然而,如同商湯《盤銘》所云:「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政策推進須與時俱進。加以國際間已運用金融市場之力量推動永續發展,其範圍從早期著重綠色或環境面,擴充至涵蓋環境、社會及治理層面,此類政策發展,或稱永續金融,已成為國際上金融發展政策之核心。

 

三大核心策略  金管會力推綠色金融行動方案2.0

 

基此,金管會持續邀集學者專家檢討推動綠色金融政策得失,並比較國際發展現況,在前述「綠色金融行動方案」基礎上,提出「綠色金融行動方案2.0」,作為我國綠色金融最高指引方略,核心策略包含:有效資訊揭露促進適當的企業決策、驅動金融業因應氣候變遷之風險並掌握商機、運用市場機制引導經濟邁向永續發展。值得一提的是,此方案雖名為綠色金融,但實際涵蓋之範圍已符合當前國際新趨勢,拓展至永續金融之範疇,未來也可能視今年狀況調整方案名稱及推動事項。再者,今年初國際結算銀行(BIS)發表綠天鵝報告,說明氣候變遷對全球金融穩定的衝擊與嚴重性。這也是為何在綠色金融行動方案2.0中特別提到,未來將要求上市櫃公司的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加強氣候資訊的揭露,甚至研議金融業進行氣候壓力測試的可行性。

 

就國際金融商機觀察,可以發現各種多元的融資工具陸續運用在綠色或永續發展,諸如綠色信貸、綠色債券、責任投資,甚至現在非常熱門的ESG概念大行其道,相關的投融資商品甚至指數,猶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實務上,國際金融市場除了既有的綠色融資、資產證券化商品、綠色保險與碳交易平台等綠色金融服務與商品外,現正發展綠色金融科技(Green FinTech),從群眾募資、新能源共享市場、人工智慧、行動支付,甚至運用最新的區域鏈技術發展綠色金融,已逐漸呈現豐富的生態系雛形。

 

掌握多元商機  GSS Bond發行規模逾3,000億歐元

 

以近來國際間最廣為討論的綠色債券為例,目前已經進化到涵蓋綠色、社會責任與可持續發展債券(Green, Social and Sustainability Bond)的永續債券範疇,一般簡稱GSS Bond。就發行總規模觀察,從2015年到目前為止,GSS Bond大致呈現明顯且穩定的上升趨勢,2020年至今已有超過約當3,000億歐元的規模。

 

進一步就這些債券的發行特徵分析,就債券類別言之,傳統綠色債券的百分比逐漸下降,而社會責任債券與可持續發展債券的比率則逐漸上升,尤其以後者更為明顯;就債券的發行者觀察,公司、金融機構與國際機構、次主權或政府機構(Supranationals, Sub-sovereigns and Agencies, SSA)各有千秋,2020年至今則以SSA呈現大宗〔詳見圖1〕。足見綠色金融在國際上已經不是紙上談兵的概念,而是實際能掌握的多元商機,且各類型機構都能利用債券工具進行籌資,就地域別而言也已經拓展到各個區域,可說是國際公認的「金」商機。

綠色金融已經成為全球發展趨勢,作為金融資源分配者的金融機構,可以從更高的角度著眼,更廣的角度著手。除了初級市場(Primary Market)業務發展端的投融資扶持綠能產業、協助國家能源轉型並提高產業的國際競爭力之外,亦可從次級市場(Secondary Market)角度切入,積極思索如何接軌國際制度、強化資訊揭露,以提升市場透明度,吸引更多投資人加入來分散風險並活絡綠金市場,透過初級市場與次級市場的相輔相成,一來引導企業落實永續目標,二來疏導市場充斥游資,同時也為後代子孫奠立永續發展之基礎。

 

金研院40周年慶  持續助力台灣綠色金融

 

主管機關也積極促成此事發展,金管會主委黃天牧11月24日表示,預計在2021年底前確定台灣產業結構中「真正的綠色與永續」定義,上市櫃公司將被要求揭露統一定義的永續環境活動,供國際投資人參考。金管會也將建立永續金融整合平台,統計包含投資、放款、保險與其他金融商品數據,作為後續辦理永續金融評鑑依據,期望促進金融機構積極落實永續金融相關業務。

 

即將在2020年12月歡慶40歲生日的台灣金融研訓院,一路走來,陪伴著台灣金融機構與無數從業人員走過金融現代化、自由化與國際化的歷程,不曾缺席,在略有所成的當下也即將邁入為下一個40年奠基的轉型關卡。

 

值此承先啟後的關鍵時刻,期許能基於前人立下的基礎,在構建綠色金融或永續金融生態系方面扮演關鍵助力,從政策建議提供、國際機構連結、專業人才培育等方面著手,為台灣的綠色金融擘劃以及這塊土地的永續發展盡一份心力。期望40年後欣然發現,現在辛苦撒下的諸多綠色種子,未來將開出代代相傳、永續不墜、持續產生金果實的花朵。

 

 

►►本文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傳播出版中心副所長

 

〈更多文章內容請詳:台灣銀行家 [第132期]
探索更多精彩內容,請持續關注《台灣銀行家》雜誌 (http://service.tabf.org.tw/TTB)